再加上有季节性

2017-10-27 14:10

“檀木榔头,杉木梢;金鸡叫,雪花飘”,当大街小巷都充满了色彩斑斓、各式各样的七孔被、云丝被的时候,“弹棉花”这个古老的行当看来已经是”弦断无人续”了。

在多方寻找之后,记者在县城花溪巷找到了弹棉花的钟好兴师傅,一进入加工棉被的店内,记者就看到了正在忙着铺纱的夫妇俩。这段时间是棉絮加工的旺季,随着天气转凉,每天都有人找他们弹棉絮,其中有从乡下特意赶来的农户,也有城里居民。

为此,《平江新闻》栏目从今天起,陆续推出“渐渐消失的古老行业系列报道”,以期引起社会各界对这些古老行业的关注。今天推出的是:弹棉花,弦断无人续。

打爆米、弹棉花、铁匠炉,这些古老行业,曾经给我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方便,为推动传统工农业生产的发展作出过历史性贡献。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这些古老行业正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。

然而,这些古老行业除了具有推动生产发展的属性外,还带有明显的传统文化色彩。是让其自行淘汰?还是应该采取必要的拯救措施?这是摆在社会各界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。

“弹棉花哎弹棉花,半斤棉弹成八两八,旧棉花弹成了新棉花……”这首流传已久的民谣,还停留在我们的记忆中,可是而今弹棉花的手艺人却不多见了,弹棉花这个行业渐行渐远了。

据钟师傅介绍,他从15岁就开始跟随他师傅学习弹棉花,可能是县城弹棉花行业里唯一一个80后,他师傅曾经收过好几个徒弟,但是徒弟们大都没有继承他的手艺。前几年,随着七孔被、云丝被等棉被的流行,棉絮曾经一度被消费者冷落,弹棉花的师傅也纷纷改行选择了别的行当。弹棉花时间长,工资低,再加上有季节性,上半年空,下半年忙,现在愿意学的人几乎没有。钟师傅称这个行业费时而且挣不到钱,坦言不会让自己的儿子继承这个行业。

由于手工压、磨棉花的速度比较慢,钟师傅在几年前购置了一台电动梳棉机和一台磨盘机,加工棉絮的速度随之提高了很多.据钟师傅介绍,为顾客弹一床棉絮要经过几道工序,要先铺纱、铺红线、放棉花,再经过弹以及多次的压、磨等工序。虽然原来的弹弓、手工磨盘发展到了半机械化,电动梳棉机取代了弹弓,电动磨盘也代替了纯手工的劳动,但是一天仍然只能出两到三床棉絮。

钟好兴师傅介绍说,以前是挑着弹弓、磨盘等工具,一家一家的,去到人家家里弹。现在则不同了,是别人过来他们门店弹,现在真正来弹新棉絮的人少,大多数都是来把旧棉絮翻新,翻新的手工费只需要30—35元不等,而手工弹制一床新棉絮就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,收取100多元的手工费。

热门新闻

推荐